站内搜索
茌平要闻
·茌平:农家书屋香饽饽 文化改革结硕果[图]
·任晓旺亲切慰问全国劳模张国忠
· 洪官屯乡三措做好老龄工作
·胡屯镇强势打造汽车配件园区建设
·县工商局 加强农资监管备战“三秋”
·茌平党建远程教育服务50万人受益[图]
图片要闻

茌平:农家书屋香饽饽 文化改

茌平党建远程教育服务50万人

博平认真做好畜禽秋季防疫工作

茌平县举办第一届全民健身运动
精彩视频
video 土地执法百日行动深入开展
video 省平安建设检查考核组来高
video 扎实搞好冬春农田水利建设
video 继续加大火灾隐患整改力度
video 积极营造和谐价格环境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枣乡文苑 > 正文
 
拔 草 时 节
发布时间:2011-8-31 17:41:10  编辑:管理员  阅读人次:8574

农家的孩子,很少没有拔草的经历。随着个头渐渐长高,镰把就越来越长,草篮子也越来越大。如果有谁对你说他拔的草可以垛成一座多么大多么大的小山,那绝不是在吹牛。

对草了如指掌,不仅能叫出它们的名字,还能熟知它们的秉性、用途;闭着眼一摸,放鼻子上一闻,就知道是啥草,这才算入了“草”籍。

去拔什么草,这要看你干什么用。喂牛、喂羊,就拔鲜嫩的水草、拉拉秧,其他杂草也要,但绝不能掺进牛蛋、月花蓝。牛蛋开白花,落花后结一嘟噜一嘟噜又圆又光的球,牛羊都不爱吃。月花蓝有一股怪味,铡草时混进几棵,一堆草牛都不吃了。拔月花蓝时染在手上的绿色,转瞬就会变蓝,这定是月花蓝名字的来历吧。一种含水量大的蒲蒲苗,也不能太多,因为牛羊吃了会拉稀,拔草的伙伴们都知道“蒲蒲苗、蒲蒲苗,吃一碗,拉两瓢”。喂猪,则要拔马稍菜(马齿苋)、灰灰菜、碱蓬棵,这些都很对猪的口味。假若喂家兔,首选的便是苦菜了。当柴禾烧,就拔刺挠狗儿(苍耳)、茅草、芦草,剌挠狗儿与棉花棵类似,出柴抗烧;茅草、芦草含水量小,易晒干,上午拔了晒上,晚上就能烧火做饭。为爷爷当火媒,就拔香香草和臭蒿子。晒干了编成辫,点着火慢慢悠悠地燃着,冒出缕缕青烟。香香草的香和臭蒿子的臭都是那样令人耐闻,爷爷用它点烟,享受着旱烟和火媒美美的气味。镰刀割破了手,要掐断芥棵麻的茎叶,用其断口上的白色液汁涂在伤处,再用揉碎的荠荠菜紧紧按在伤口上,嘴里念念有词“血、血,回去吧,拿着烧饼果子看您姨去吧!”不一会儿,便会血止痛消¨¨¨这些拔草的学问,非亲身经历,是断然精通不了的。

不少野草、野菜也是可吃的。有一种叫头头酸的,我总认为该叫口口酸,茎叶绿里透红,酸得象山西老陈醋,一吃就连连挤眼,满嘴酸水直流。春天的茅草莛和嫩毛根,吃时的感觉却又是甜津津的了。苦味的有曲曲芽和婆婆丁,苦中有些许清香甜意。不仅在地里吃,还拔回家来,蘸上家做的甜酱,那也是一道美味。苦死驴的名字就告诉你它苦的程度,它和曲曲芽长得极象。但我们这些拔草老手可算得上火眼金睛,能根据叶脉的颜色和叶片的形状分辨出来:曲曲芽叶脉发红,叶片圆滑少棱;苦死驴叶脉发白,叶片有尖成牙旗状。碱地里的田埂上,长一种扬家菜(或许是羊角(jia)菜),是略带咸味的。辣嘴的野韭菜虽然很少碰到,但害眼棵可以辣得人眼泪直流,再说头顶上毒辣辣的太阳,是盖片蓖麻叶也躲不过去的。拔草的滋味,正如同人生的历程,也算是酸甜苦辣咸,五味俱全了。

小孩们拔草,喜欢三五成群,一团一伙。倘若有谁默默地一个人挎着草篮往地里走,那他一定是有什么过错,被伙伴们“晒”了。早先的地里和农民的家里一样穷,非但庄稼长得不好,连草也很少;所以出门拔草,在确定去哪个方向时往往颇费一番周折。最常用的方法就是“刀”,出村来到路口,在地上划个十字花儿,再交叉着打个叉儿,朝着四面八方,小头领用镰刀点地,边点边唱:“刀一刀二刀三四儿,蝈子咬着蚂蚱翅,蚂蚱没有四两肉,不如二月二吃料豆”,这最后一个“豆”字落在哪个点上,便是这次拔草去的方向。如果谁发现了一块好草地,使大家都拔满了篮子,他便会成为大家心目中的英雄,有时还会受到每人一把草的奖励。大家最恨的,就是发现了好草地不声张,自己悄悄独吞的家伙。那些被伙伴们“晒”了“干鱼”的,多半是因为独“吞”过好草地。即使他想投奔另一伙,也是不受欢迎的。

拔草的情趣,还在于不断变换的花样。有一种形式叫“供篮”,就是大家把拔的草都集中给一个人,先把一个篮子装满,然后以第一篮为标准,依次装满每个人的篮子。这便是我们拔草队伍的共产主义。有时也会玩“扔镰把”的游戏,每人拔一把草放在一堆,画个圆圈、做个标记;在远远的地方划一条线,大家站在线外把各自的镰扔向草堆,谁的镰刀距圆圈标记最近,这堆草便是谁的了。那赢家也象如今玩彩票得大奖一样乐不开支。

在同伴面前最荣耀,自己感到最自豪的,莫过于拔草多得背不动,捎信让大人来接的时候。即使捎到信马上来接,也会装出一脸哭相,埋怨大人为什么才来。如果来晚了或接岔了道,还会真哭鼻子,好象大人亏待了自己这个天大的功臣。其实家中锅里早已煮上了鸡蛋,要犒赏三军哩。

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拔草的情景还宛如昨天。有人问我最快乐惬意,最富有情趣的是什么时候,我说是“拔草时节”,老伴说我“烧包”,但我心里知道,那可是真的呀!(郑天华)

[关闭窗口]
 
中共茌平县委宣传部主办 茌平新闻信息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×768 备案号:鲁ICP备09083931号 网上投稿